创作团队 灿星文化被执行标的超588万 “好声音”为何上市艰难?

 创作团队     |      2020-07-07 17:38

显而易见的是,灿星文化擅长制作歌唱类综艺节目,《中国新歌声》、《中国好声音》系列作品作为王牌节目,为其主营业务收入作出了较大贡献。财报披露,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中国新歌声》、《中国好声音》节目制作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2.33%、32.96%和26.67%。

据《腾讯娱乐白皮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卫视综艺节目数量分别106部、93部、79部,数量持续下降,2019年下滑15.05%。2017年至2019年,卫视综艺节目的收视率破2的节目数量分别为2部、0部、0部,收视率破1的节目数量分别为25部、8部、13部。台综发展面临压力的同时,网络综艺数量报告期内持续领先于台综,2017年至2019年网络综艺节目数量为113部、124、105部,比同年台综多出7部、31部、26部。

或许很多人对灿星文化感到陌生,但若提到《中国好声音》这档节目,即使称不上家喻户晓,也算是拥有着极高的知名度,这档大型励志专业音乐评论节目正是由灿星文化于2012年一手打造。

7月2日,灿星文化再一次更新招股书,其中披露,灿星文化此次拟发行数量不超过426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不超过10%创作团队,共募集资金15亿元创作团队,均用于补充综艺节目制作营运资金项目。

从财务层面来看创作团队,从2017年到2019年,三年里灿星文化的应收账款占比相对较高,且呈现大幅增长的态势,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7.07亿元、8.81亿元和10.36亿元,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63.28%、67.18%和58.12%。因此,面临着应收账款余额较大的风险。

天眼查数据于7月1日显示,上海灿星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灿星文化”)新增一条被执行人信息,执行法院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标的超588万元。

招股书中判断,灿星文化收入已加强互联网综艺节目布局,但卫视综艺的收入占比仍然较高,经营业绩可能受到电视广告收入持续下滑的因素影响。

应收账款占比高 大额商誉减值风险并存

根据其过往披露的财务数据显示,灿星文化于2016年的公司估值一度达到50亿元。紧接着于2017年底,灿星文化开始了Pre-IPO轮融资,在此次融资后,其估值一度超过200亿元。

灿星文化在招股书中称其为“成长性风险”,并解释道,“近几年综艺节目行业快速发展,节目类型、观众审美、偏好变化迅速,视频网站自制综艺与采购电视综艺版权之间此消彼长、宏观经济波动等原因均对公司的经营成果和成长性造成了影响。”

此后,灿星文化陆续向卫视、视频平台输送了《中国新歌声》、《出彩中国人》、《蒙面唱将》、《这!就是街舞》等多部优秀综艺作品,且据其官网显示,近年来公司制作的文化综艺节目超过20档。

系列节目单一 还在吃“好声音”的老本?

换言之,灿星文化打造综艺品牌的进程没有完全跟上市场变革的脚步。

灿星文化的风险还不止于此。

据媒体报道,《中国好声音》前两季广告费收入共计14亿元,身为制片方的灿星文化也由此奠定了头部综艺的制作公司的地位。

网综时代到来 主靠台综难保收益

然而,在外界认为其有望成为综艺第一股的呼声之下,灿星文化的上市之路却并不顺利。

曾手握一把好牌的灿星文化,究竟是什么导致其上市之坎坷?

有人说,从2014年到2017年,是灿星文化的荣耀时刻,但它没能抓住冲击IPO的最好时刻。在诸多风险并存的情况下,不知这一次灿星文化能否如愿。

虽然还推出了《蒙面唱将猜猜猜》、《中国达人秀》等优秀的系列节目,并陆续开发了《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一起乐队吧》等新的大体量综艺节目,但依然没有改变《中国新歌声》、《中国好声音》系列节目在目前收入中占比仍较高的问题。

其实早在2018年初,灿星文化便开始着手冲刺A股,但直到2018年年底才正式递交招股书。2020年5月,它第二次向深交所创业板发起冲刺,目前仍处在未上会状态。

文 / 新浪财经 邹沅铮

在风险因素的内容中,此次招股书从原来的17条,到20条,变为了现在的23条,主要增加了台综市场份额下滑,电影、电视广告市场下滑等,对于灿星文化而言都是不小的风险。

然而,接下来的几年里,灿星文化的经营业绩波动较大。财报披露,2017年、2018年及2019年,灿星文化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58亿元、16.53亿元及17.33亿元;报告期各期末,其资产总额分别为36.96亿元、38.94亿元及44.87亿元,净资产分别为23.32亿元、31.42亿元及37.14亿元。

有数据统计,《中国好声音》较早时期在浙江卫视播出,曾创下6.8%的超高收视率。不过好景不长,灿星文化与该节目版权方荷兰Talpa公司谈崩,使得公司不得不改名为《中国新歌声》。虽然,2018年再次改回《中国好声音》,但已风光不再。

除了网综的兴起对台综造成的冲击之外,广告收入规模的缩减同样也令灿星文化担忧。

“如果未来监管政策、市场环境等外部环境出现变化导致该系列节目无法正常制作和播出,而公司又没有制作出可以替代其收入水平的新节目,可能导致公司的经营业绩下降。”灿星文化这样自我剖析。

在行业格局出现变动之际,虽然灿星文化及时做出了调整,积极与视频网站合作,陆续投放了《这!就是街舞》、《即刻电音》、《这!就是原创》、《唱给世界听》、《一起乐队吧》、《爆款来了》等网综类节目,并取得了较好的市场反应,但招股书中明确表示,灿星文化仍面临着台综市场份额继续下滑而导致的业绩下行风险。

招股书中分析表示,网络综艺从2015年开始起步,目前已完成了从追赶台综到超越台综的蜕变,在助推综艺市场繁荣的同时,也抢夺了台综大量的市场份额。而卫视是灿星文化传统的合作对象和主要节目的投放基地,台综市场份额下滑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一定的冲击。

灿星文化方面表示,欠款金额较大的客户主要系国内主要电视台及视频网站,应收账款可回收风险相对较小,但若个别客户出现资信状况恶化、现金流紧张、资金支付困难等不利情形,仍将可能带来坏账风险,对自身现金流和资金周转产生不利影响。

招股书还披露,截至2019年末,灿星文化的合并报表商誉账面价值为16.36亿元,主要系发行人并购梦响强音形成,需要在未来每期末进行减值测试。根据灿星文化目前的判断,梦响强音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且业务经营状况符合预期。但是若未来宏观经济、市场环境、监管政策发生重大变化,影响到灿星文化的经营情况,或其他参数变动影响商誉可收回金额,灿星文化则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会直接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减少公司当期利润。

灿星文化认为,电视广告收入下滑与观众的观看习惯开始逐步向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倾斜相关。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电视广告收入958.86亿元,同比下滑0.98%,连续五年出现下滑,相较于2013年高点已下滑160.4亿元,下滑幅度达到14.33%。

7月6日,市民在武昌江滩玩耍。 受持续强降雨影响,两湖水系及长江中下游干流区间来水明显增加,长江中下游干流各控制站水位持续上涨。在莲花塘站7月5日5时突破警戒水位32.5米之后,7月6日,长江中下游干流部分控制站陆续突破警戒水位。 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7月6日15时继续发布洪水黄色预警,提请长江中下游干流沿线、洞庭湖湖区、鄱阳湖湖区、水阳江等地有关单位和公众注意防范。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